哈医大世界首例人类头移植手术引争议

来源:教育随笔    时间:2019-06-08

  南校区位于海珠区江南大道南晓园路,地铁2号线、8号线以及多条公交线路均可便捷到达。各校外教学点均在市区,交通便利,可为大家上课节省大量时间成本。四、收费合理,性价比高  我校学费标准:专升本医学类3510元/年,应用心理学、药学3105元/年;专科医学类3250元/年,康复治疗技术、药学2875元/年。

  人民之间友好交往是国与国关系的源头活水,中美关系良性发展的基础就是两国人民在更多领域人文交流形成的民心相通。从当年“小球转动大球”的乒乓外交,到以智库交流为代表的“二轨外交”,再到可爱的熊猫“大使”,中美人文交流在两国关系发展中发挥了探路者、铺路者和护路者的作用。每天,有超过万人乘坐航班往返于太平洋两岸,每年中美人员往来超过530万人次,双方结为姐妹城市的有200多对……这些数字见证了中美人文交流的繁荣与密切。然而,美国某些患上“被害妄想症”的政客们,却将中美正常的人文交流纳入其“妄想症”中,造谣生事,污蔑中国学生、学者是“间谍”,恐吓美国民众,煽动中美民众对立,对中美关系之基石造成严重冲击。从无端禁止一些中国学者入境,到年度国防授权法案草案要求加强对中国学生及研究人员签证申请的筛选,再到污蔑中国试图通过孔子学院影响美国舆论要求对其进行限制,美国某些政客正试图把中美人文交流的大门越关越紧。

哈医大世界首例人类头移植手术引争议

原标题:哈医大世界首例人类头移植手术引争议  本报记者李丽云李颖实习生张道林  备受争议的“头移植”手术又有了最新消息:据澎湃新闻编译的英国《每日邮报》11月17日报道,意大利神经学家塞尔焦·卡纳韦罗当天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世界第一例人类头部移植手术已经在一具遗体上成功实施,而手术地点正是中国。

卡纳韦罗说,中国哈尔滨医科大学的任晓平教授参与指导了这次手术。 11月19日,科技日报记者赶到哈尔滨医科大学,向任晓平教授当面求证。

  “我们做了原创性、始发性的研究”  “手术是在哈尔滨医科大学做的。 ”任晓平对记者说,“经过长达约18小时的手术,我和团队成功将一具尸体的头与另一具尸体的脊椎、血管及神经接驳。

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里,有关本次头移植相关的数据、过程和结果将在美国学术杂志《SNI(surgicalneurologyinternational)》上发表,届时关于手术的全部详细过程都会刊登在上面。

”  怎么证明这个手术是成功的?  任晓平回答:“既然学术杂志会刊发论文,就证明手术做得有学术价值。

此前没有人提出过怎么做,但我们提出来了,包括怎么切,神经怎么处理,血管和肌肉怎么处理,在哪做,为什么这么做等等,这就是我们的成果。 ”  “这个手术太重要了,我们做了原创性、始发性的研究。 有人认为这会是医学领域上的一块里程碑。 比如中枢神经再生,一直被认为是不可突破的障碍,这方面研究全世界一直停滞不前。

”任晓平强调,“人类医学史上头移植史无前例。 手术要解决如何解剖、各个组织如何修复重建、怎么做才能保证术后功能得到最大恢复等一系列问题,我们的手术对这些方面做了一个详细的描述和创新性的设计。 ”  遗体头移植的成功是否代表着头移植手术可在活体上施行?  任晓平表示,活体的成功率要做了以后才能知道,临床前设计的方案之后也会不断改进。

  另一种声音:“遗体手术”仅可视为解剖学研究  “这次所谓的头颅移植手术是在遗体上进行的,严格意义上不能称之为手术。

”首都医科大学宣武医院功能神经外科副主任胡永生教授则认为,“手术应该是指在活体上进行的操作,在遗体上进行的实际是解剖或解剖学研究。

”  胡永生介绍,当前的医学技术完全可以做到血管、神经、肌肉、骨骼的重建吻合,但是最关键的问题是离断后的脊髓如何能够完美地做到神经再生和功能重建,国际上还没有突破性的研究进展,“现在就谈什么活体头颅移植,实际上没有太多现实意义。 ”  “我认为应该先充分地进行动物实验,手术技术和神经再生方法得到充分证实后再考虑人体实验,这样才是对病人真正负责任的做法,也更加符合医学伦理。

”胡永生说,“将来,头颅移植完全有可能成为现实,但现在还差得太远太远。 ”  尽管对活体头颅移植持谨慎乐观态度,但胡永生也认为,17日公布的这个解剖学研究可以被看做是对真正的“换头实验”的前期实践。

“它的顺利实施仅仅迈出了第一步,而人类距离真正实现活人头部的移植还有很远的距离。 ”  头颅移植后“你”到底是谁?  “遗体头颅移植手术成功”的消息传来的同时,“换头术”所涉及到的伦理问题也再次引发热议。   胡永生就指出,即使将来头颅移植在科学技术层面上完全可行了,随之而来的伦理问题如何解决?头颅移植后“你”到底是谁?他认为,目前对于头颅移植手术一定要保持头脑清醒,避免浮躁浮夸,科学探索有意义,过度宣传无益处。   对此,任晓平表示,人类的医学发展史就是在一个个争议中发展过来的,1953年第一例肾脏移植手术,当时学术界、社会上都批评不应该做,人应该正常死亡,旁人不能改变这个历程。

第一例心脏移植也如此,甚至都有民众递诉状,认为医生不合理、不合法、大逆不道。

20年前他到美国参与的手移植手术去年也被列入了美国医保法案。

他说,新事物都会有争议,有争议才会有完善。

  “作为医生这是我的使命,伦理最基本的要素是生命、生存,没有生命和生存无法谈伦理。

医学伦理学是为了治病救人。 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人们大可以去规范它,讨论它,但是不能阻碍它,历史证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碍。 ”任晓平说。   (科技日报哈尔滨、北京11月19日电)(责编:袁菡苓、高红霞)。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方式:

友情连接:

教育随笔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29277s.com教育随笔-儿童教育-教育研究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