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皇宫到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开放记

来源:教育随笔    时间:2019-06-12

    赵奇指出,习近平总书记在致中国社会科学院建院40周年的贺信中要求,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以研究我国改革发展稳定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主攻方向,立时代潮头,通古今变化,发思想先声,繁荣中国学术,发展中国理论,传播中国思想。

  这就是说,人不是通过豢养成之为人的,人是过自由意志的施行和民主的呵护才成之为人的。前几年曾经发生中央电视台记者满大街追着活得辛辛苦苦的人问“你幸福吗”的事情(我曾经将其概括为“对幸福的诱供”),难道不是对普通人的尊严的搓弄和蹂躏吗?那些无知且混账的记者之所以敢于如此冒犯活得辛辛苦苦的普通人,不就是因为他们身后站着巨大的权力而非人民吗?    这样说来,丘吉尔那句关于民主的无奈之语——民主制度可能不是好制度,但在所有制度中它却又是最好的——是不是有几分道理呢?  戴建业,1956年4月生于湖北省麻城市。1977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学习,1982年1月获文学学士学位。

从皇宫到博物馆——故宫博物院开放记

今年10月10日是故宫博物院建院90周年的大日子。

加之一个月前隆重开幕的“石渠宝笈”书画特展,公众对故宫的关注度持续升温。

据说,观众要看一眼《清明上河图》的真迹,得在武英殿门口排6个小时的队。

此等火爆场面,在故宫博物院建院的历史中,恐怕只有90年前开放首日,才能媲美。 故宫博物院门前游人熙熙攘攘,车来车往。

神武门门洞上“故宫博物院”五字为李煜瀛于1925年手书,原为木匾,后改为石匾。 门前交叉的“青天白日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表明该片拍摄于1928年北伐成功至1937年北平沦陷之间。 逊位后的溥仪(右一)、婉容的弟弟润麒(右二)和师傅庄士敦在故宫中合影。 1924年11月5日,冯玉祥的国民军将末代皇帝溥仪驱逐出紫禁城。

图为瑜、二太妃的箱笼运出神武门。 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正式成立。 皇宫大内,突然要对普通老百姓开放。

这个消息在当时的轰动程度,恐怕非今人可以想象。

1924年11月5日,溥仪被鹿钟麟轰出了紫禁城。 很快,清室善后委员会就开始了对故宫国宝的点查工作。 清王朝覆灭后,故宫中的偷盗行为极为猖獗,几乎发展到无人不偷、无物不可偷的局面。 除了太监们顺手牵羊外,溥仪也多次以赏赐溥杰为名把许多珍玩、字画盗运出宫。 这些珍宝的流失,使清查工作极为不易。

为保安全,善委会制定了一套《点查清宫物件规则》,《规则》规定点查分组进行,每组由执行部和监视部两批人马组成,监视部人员由军警担任。

每个小组每天去哪间宫室点查,都由委员长在前一日制定;每组成员不固定,由当天抽签决定。

每组人员排定后,需要在办公处签名,并佩戴徽章,全组一起行动。 点查物品时,由一人唱念物品名称、件数、附件和需要记录的细节;一人登记在册;一人根据登记编号写好号签,贴在物品上。 遇到特别贵重的物品,必要时还要摄影,乃至用显微镜仔细观察,详细记录,以防止今后有人偷梁换柱。

物品点查后,必须摆回原位;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得把物品带出室外。 还有一人专门负责记录全组的点查情况,包括人员是否更换,哪些物品还没有查之类的杂事。

这些规定,即便从今天的角度看,也堪称严密。 1925年筹建故宫博物院时,工作人员整理内阁大库档案的情形。

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成立大会在神武门前举行。

故宫门前悬挂着北洋政府时期的国旗——五色旗。

1925年10月10日,故宫博物院正式成立。

开幕式虽然当天下午2时才举行,但是早上8时,神武门前就已人头攒动了。 那一天,北京城真正可说万人空巷。

在汽车还是稀罕物的当时,北京城竟堵车了。 故宫博物院元老吴瀛的车堵在半路上,好几次动弹不得。 故宫里面,更是人满为患。 吴瀛带着家眷堵在坤宁宫东夹道里,排了两个小时队才进去。

当天,那志良被安排在外东路的养性殿照料。

这里陈列的是大婚图、南巡图。 精美的画面看得观众都挪不动步了。

前面的停住不走,后面的不断涌入,展厅里拥挤不堪。

那志良扯着嗓子嚷:“门口的人往外走,让后面松动松动。

”可是根本没人理他。

他记得,不少观众虽然努力伸脖子想看一看,可什么也没瞧见就被人流给挤出去了。 幸运的是这么个挤法,故宫的展厅里居然没出什么意外,只有个把栏杆被挤断。 1929年故宫博物院接受英国大维德爵士捐款,修缮景阳宫瓷器陈列室。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方式:

友情连接:

教育随笔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C) 2006-2019 www.29277s.com教育随笔-儿童教育-教育研究 All Rights Reserved.